關於部落格
  • 98070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7

    追蹤人氣

初冬。拾果實

[乍看孔雀椰子的種子,還以為是某種動物的排遺呢!] 莫名其妙的,就這麼突然迷上了,然後就像著了魔一樣,逢樹便忍不住湊上前去,上下前後的仔細找尋,看看有沒有任何果實的蹤影。不過,我對樹木的世界太陌生,簡單的樹種都認不太出來,更別提了解它們各別的生態了,什麼樹結什麼樣子的果實,我一點概念也沒有,都是憑運氣的瞎找而已。 [結滿翅果的光蠟樹(白雞油)] 一開始,我以為樹上那成串的乾褐色是光蠟樹的枯葉,後來定晴細瞧,才驚喜發現那其實是密密麻麻的翅果,我興奮的低頭在草地與落葉間找尋,那帶著長翅的種子。 [若不細看,很容易把翅果當作落葉] 輕拾起尚黏在細枝上的翅果端詳,細長的翅果前端有微微凸起狀,裡頭就藏著小小的光蠟樹種子。這是第一次觀察到翅果的樣貌,深深覺得種子的世界真迷人,我不顧他人狐疑的眼光,逕自開心的撿了起來。這天,氣溫很低但天很藍,我撿著撿著,突然覺得如果有個男人,能在這樣的午後,和自己一塊邊散著步、邊撿著種子,那真是浪漫呀! [光蠟樹的種子形狀長得有一點像泰國長米] [光蠟樹的種子超小,寬度僅1mm、長度僅5mm,要取出種子還得用尖鑷子才行] [我把收集來的種子,裝在直徑約2.8公分的小小玻璃瓶裡,有紅的、黑色、棕的及淺咖啡色的,每一瓶都好可愛] Mango:媽麻~偶雖然不能幫你撿種子,但我可以安安靜靜陪著你唷~ 其實,我正有一個這樣願意為我撿種子的男人。雖然,他不會跟我一塊散步,總是酷酷的,而且永遠對我說「不行、做不到,沒這種事」。但是,當我想開始玩木工時,他幫我收集舊棧板,不僅把釘子拔除了,還把每根相同尺寸的木條給綑綁整理好。知道我迷上種子時,他留心周遭的樹木幫我採集豆莢,先將未乾的豆莢用細線串起來陰乾後,再把裡頭的種子一個個挑出…...即便他不說,我一看也知道他肯定花了相當多的時間與心思來做這些事。 [不知是什麼樹種的豆莢] 這個嘴巴雖不浪漫,但很貼心實際的男人,是小我一歲的弟弟。他為我做的這些,讓我心裡很是感動,突然間,又讓我想起了童年往事…… 我五歲,弟弟四歲那年,徵求父親同意後,我開心的把桌上最後一丁點肉鬆倒入碗中,弟弟動作之快,一伸手就把肉鬆全數抓進他碗裡。我一陣錯愕,然後一氣之下,就用小手捏抓他的白飯,還狠狠的撂下一句,「啍,看你還敢吃嗎?」,沒想到弟弟回答,「敢!」,然後就開始扒起飯來,我就這樣看著他把飯吃光光,然後一股罪惡感就油然而升。長大後,這件事被我提過幾回,但弟弟總說不記得了,對於我來說,五歲的記憶竟然可以如此清晰,或許是那股罪惡感吧! 「二ㄟ~」,電話那頭傳來弟弟酷酷的低沈聲音,「我又幫你,找到了一批種子。」聽到「種子」我馬上眉開眼笑,隨即問了問是什麼種子。弟弟雖不知是什麼,但也著實努力形容了一番,最後他補了句警告語,「這是最後一批,我沒辦法再幫你了」。言下之意,就是收集種子實在太浪費他的時間,不過嘴硬的弟弟究竟敵不敵得過心軟,這我就不知了,但就算是真的最後一批,我也已經感動的心滿意足了呀! 註:我們家姐弟相稱不知怎麼演變的,總之大姐叫大ㄟ,二姐叫二ㄟ,那弟弟就叫迪~,感覺頗江湖的就是了,嘻! 初冬,享受拾果實之樂,沒想到還能感受手足之愛,即便氣溫很低天很冷,也能感到一股暖意呢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